• 桔色
  • 红色
  • 橙色
  • 兰色
  • 绿色
  • 灰色
  • 青色
北京市政府 北京市民政局 北京企业管理咨询协会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策法规 >> 行业规范 >> 正文
交易商协会发布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规则
[来源:北京企业管理咨询协会 | 录入:管老师 | 日期:2017-03-22 | 浏览 1734 次]
                           交易商协会发布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规则  
   
   
         
 

           据报道,期待已久的CDS(信用违约互换)终于放开。923日,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修订后的《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规则》(以下简称《业务规则》),以及信用风险缓释合约(CRMA)、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W)、信用违约互换(CDS)、信用联结票据(CLN)等四份产品指引。

  据了解,交易商协会建立了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业务管理"大规则+子指引"的伞形框架。在明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业务大的管理框架的基础上,再以信用风险缓释合约、信用风险缓释凭证、信用违约互换和信用联结票据等每个产品发布子指引的方式明确具体产品的规则要求。

  一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表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扩容和完善,在当下债务风险不断爆发的背景下具有现实意义。这不仅可以给市场参与者提供市场化的信用风险保护工具,保护投资者的合法利益;也有利于活跃债券市场,吸引更多资金参与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从而达到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三大亮点完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体系

  与2010年发布的《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指引》(下称《业务指引》)相比,新版《业务规则》在原有的CRMACRMW的基础上,增设 CDSCLN两个新产品,至此,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增加至四类。

  上述交易商协会人士解释,CRMACRMW两类产品主要针对单一债项进行信用风险缓释和交易,其中,前者是合约制,即买卖双方一对一,后者则是凭证化产品,即卖方可向多个买方出售。相比之下,新推出的CDSCLN则是盯住债券发行主体相关债务的信用风险,其所能覆盖的债券包括存续债券和未来新增债券。

  "通俗来说,前两类的基础资产是盯住单一债项,后两类则是盯住债券发行人。当初交易商协会推出盯住单一债项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也是从简单的做起,但这在国际上并没有同类产品;相比之下,CDSCLN则更与国际标准接轨。"上述人士称。

  所谓的CLN,相当于是在CDS基础上增加现金担保,投资者购买该产品后,在未发生信用事件时取得本金的利息和信用违约互换保费的双重收益,在发生信用事件时用认购的本金向发行主体进行担保赔付。

  "举例来说,一金融机构认为自己手中持有的某一发行人的债券风险较大,自己难以承担,需要发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寻求投资人分担债券信用风险,但有意向购买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投资人都属于中小机构,发行人认为这些投资人的资质和实力最终难以真正分担风险,于是发行人就可选择发行CLN,即将投资人的认购资金拿出一部分做现金担保。这也意味着,相同情况下,投资人认购CLN比认购CDS所支付的资金要高,但相应的,投资人也可以获得保费和现金担保这一部分的利息的双重收益。"上述人士称。

  该人士称,CLN的推出,可以增强交易对手的履约保障,避免交易双方因信用度、偿付保障能力的不同而造成的交易对手风险。

  《业务规则》除了增加了两类新产品外,另一大亮点则在于对信用风险缓释市场进行分层,以符合投资人适当性原则。具体来说,将原有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参与者的资质门槛要求调整为核心交易商和一般交易商两类,核心交易商包括金融机构、合格信用增进机构等。一般交易商包括非法人产品和其他非金融机构等。核心交易商可与所有参与者进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交易,一般交易商只能与核心交易商进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交易,而不能与同资质的一般交易商或其他参与者进行交易。

  据了解,《业务规则》公布后,交易商协会将接受机构资质申请的备案,根据资质标准进行审议,并择机公布核心交易商和一般交易商名单。

  此外,《业务规则》的第三个亮点则在于简化产品发行的流程。按照要求,对于CRMWCLN等凭证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保留原有创设机构的相关要求(机构净资产至少在40亿元以上),同时取消专家会议制度,由创设机构自主创设产品,交易商协会对创设产品的披露信息进行形式审核后,由投资者自行认购并在二级市场交易流通。

  区域性信用增进机构有望成为卖方市场突破口

  在CDS推出之前,市场就热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扩容是否有市场前景,尤其是在当下债券信用风险增多的情况下,哪类机构可以构成卖方主体也是一大关键。

  "在债券违约事件不断爆发之际,市场参与者都希望能买份保险保障自己债券投资的安全,但是否有人愿意卖这个保险则是个疑问。2010年推出的两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在当时算是叫好不叫座,这几年规模一直没做起来,归根到底是因为当时债券市场没有出现违约,对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需求不大。现在需求应该是不小,但供给也是问题。"北京一券商人士称。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债券市场信用风险的逐步暴露,市场参与者也逐渐会对债券预期出现分歧,这就成为促成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买卖双方市场的基础。

  "金融讲究风险和收益的对等。信用风险定价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称性,市场参与者中除了传统的金融机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区域性的信用增进机构,这类机构对本区域债券发行主体的情况更熟悉,对消除信息不对称和信用定价更有优势,这或许将是卖方市场的一大突破口。"上述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称。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山西省拟参照中债信用增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模式,组建"山西版"信用增进投资公司。目前相关筹备工作已经启动,有望成为全国省级层面第一家开展CDS交易的企业。

  《业务规则》的出台,标志着我国信用风险金融衍生产品的进一步丰富。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称,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可以在保留资产所有权的前提下向交易对手出售资产所包含的信用风险,实现了信用风险的分离和交易,可以平抑对冲信用风险,化解系统性风险 ;且有助于金融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的发挥和增加债券市场的流动性。

  上述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称,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丰富和完善,从微观看有利于丰富投资者保护工具;从中观看,是债券市场发展的必要,有了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参与;从宏观来讲,有利于稳定市场,及时动态地通过市场交易来揭示信用风险的价差,是有效的信用风险监测指标。